首頁 > 新聞 > > 正文
2019-08-04 16:44

2019年A股上市銀行發展趨勢研判

[ 億歐導讀 ] 25家上市銀行資產質量由此前的“雙升”變為“一升一降”,即不良貸款余額上升,不良貸款率下降。2017年前三季度,25家上市銀行平均不良貸款余額較上年末增加42.97億元,平均不良貸款率較上年末減少4.1%。2018年,預計上市銀行將呈現出以下發展趨勢及特點:規模穩步擴張,盈利能力逐步增強,凈利潤增速有望小幅回升;資產質量壓力緩解,信用風險水平保持穩定;業務結構調整,零售業務將迎來新一輪增長;金融科技大力推進,數字化轉型改變行員結構。

2017年上市銀行業績亮點回顧

信貸資產占比提升。2017年上市銀行資產規模增速放緩,但資產結構不斷優化,反映出回歸信貸本源的趨勢。以2017年三季度末數據為例,25家A股上市銀行貸款及墊款在資產構成中占比達50.9%,較上年末提高2.1%;現金及存放中央銀行款項、同業往來資產和證券投資等在資產構成中占比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如圖1所示。

25家A股上市銀行信貸資產占比及變化幅度

凈利潤增速回升明顯。2017年下半年以來,上市銀行凈利潤開始出現回升跡象。2017年前三季度,25家A股上市銀行凈利潤共計1.14萬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較2016年末同比增速提高1.3個百分點。凈利潤增速普遍回升主要源于上市銀行資產質量趨于穩定,行業整體新增不良資產減少,對凈利潤的侵蝕有所緩解。

零售貸款業務增長,占比提升速度遠超公司貸款。17家上市銀行(中國銀行、華夏銀行、招商銀行、光大銀行、中信銀行、北京銀行、上海銀行、吳江銀行8家銀行未在其三季報中披露個人貸款和公司貸款數據,故未統計在列)個人貸款占比從2016年末的35.8%上升至2017年三季度的37.9%,公司貸款占比從2016年末的64.3%下降至2017年第三季度的62.2%。

零售貸款占比提升主要源于2017年以來,在對公業務市場空間和利潤空間受壓、同業業務受到監管約束的情形下,上市銀行主動轉變經營理念,重塑零售業務,帶動了個人存貸款業務和占比的增長。

降杠桿成效初現。銀行杠桿整體上得以有效降低,上市銀行抵御風險能力有所提高。2017年第三季度末,17家上市銀行的平均銀行杠桿率為6.13%(華夏銀行、無錫銀行、江蘇銀行、南京銀行、常熟銀行、貴陽銀行、中信銀行、吳江銀行8家銀行未在其三季報中披露杠桿率,故未統計在列),較上年末提高0.2%。

這一方面源于部分銀行通過發行可轉債等方式及時補充資本,另一方面源于2017年以來,監管部門采用MPA考核、提升市場利率,相繼出臺“三套利”“三違反”“四不當”等一系列政策規范銀行業發展,上市銀行逐漸減緩表內外資產擴張速度,降低杠桿水平。

資產質量趨穩。25家上市銀行資產質量由此前的“雙升”變為“一升一降”,即不良貸款余額上升,不良貸款率下降。2017年前三季度,25家上市銀行平均不良貸款余額較上年末增加42.97億元,平均不良貸款率較上年末減少4.1%。這得益于上市銀行加大了對不良資產的處置與核銷力度,2017年前三季度,25家上市銀行平均撥備覆蓋率較上年末提高8.49%。

2018年上市銀行經營面臨的挑戰

監管趨嚴,表內外資產擴張有限。從表內資產上看,上市銀行普遍資產規模增速放緩,這主要源于存放同業、買入返售、拆出資金等同業資產減少,以及證券投資類資產項下的應收賬款類投資的減少。2017年以來,銀監會在三四月間先后下發的7份文件中均有提到對同業業務的整改。不少銀行,尤其是以股份行、城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以往通過大量買入返售債券、票據實現同業資產增長,以及通過信托受益權、理財產品或資管計劃接受同業新增的非標資產實現同業投資增長的方式難以持續。

從表外資產上看,表外資產的規模擴張受限主要源于表外理財的規模增速放緩。從2017年第一季度開始,表外理財在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中被正式納入廣義信貸范圍。商業銀行為應對考核,一部分到期的項目不再續作,通過投資非標實現表內轉表外的方式受到限制,表外理財資產的快速增長難以持續。

同業負債收縮,負債規模增長受限。從負債結構上看,上市銀行同業往來負債占比下降明顯,如圖2所示。2017年以來,監管部門出臺一系列對同業業務的監管細則,強調銀行負債來源的穩定性,以往主要通過發展同業業務作為負債端主要來源之一的銀行,如股份行、城商行,為應對監管考核,主動壓縮同業負債規模。

2018年第一季度起,央行計劃將資產規模5000億元以上的銀行發行的一年以內同業存單納入MPA同業負債占比指標進行考核。按照2017年第三季度上市銀行資產規模測算,2018年,將至少有10家A股銀行發行的一年內同業存單納入MPA同業負債占比指標的考核中,同業負債規模將進一步縮小。

25家A股上市銀行同業負債占比及變動幅度

存款增速下滑,主動負債能力有待提高。上市銀行吸收存款增速下滑,個別銀行甚至出現存款負增長現象。同時,上市銀行吸收存款在負債占比中提升。2017年前三季度,A股上市銀行的負債來源中吸收存款占比達70%以上。在同業負債增長受限,應付債券和其他主動負債占比較低,存款增速放緩,尤其是一部分低成本、較穩定的核心存款被短期理財、開放式理財、貨幣基金等分流的情況下,上市銀行負債端存在一定壓力。

營業收入低位增長,非息收入占比分化。2016年末以來,上市銀行營業收入增速放緩至個位數。以2017年前三季度數據為例,25家上市銀行實現營業收入共計2.9萬億元,同比增速為0.7%,如圖3所示。由于利差持續收窄,同時銀行利息收入占比仍在回升,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和投資凈收益占比等非息收入占比減少,導致上市銀行整體營業收入增長乏力。股份行和城商行由于匯兌凈收益增長,非息收入占比持續增加。2018年,隨著監管部門對銀行同業、理財、表外、合作等業務的規范,銀行營業收入的增長將持續放緩。

25家A股上市銀行2017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及增速

流動性充足但有下降,面臨考核壓力。從流動性覆蓋率角度上看,A股上市銀行2017年三季度末平均流動性覆蓋率為106.9%,較2016年末的109.3%有所下降。流動性覆蓋率為合格優質流動性資產與壓力情景下未來30天預期資金凈流出量的比值,A股上市銀行現金及存放中央銀行款項占資產總額的比重下降,導致合格優質流動性資產(分子項)減少。

《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中要求流動性覆蓋率需在2017年和2018年底分別達到90%和100%。部分中小型上市銀行第三季度流動性覆蓋率下降,再加上當前流動性覆蓋率考核達標標準收緊,離2017年底需達到90%以上的標準還有一定差距,2017年年末和2018年流動性面臨一定壓力。

資本充足率整體微降,考驗資本補充能力。資本充足率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反映了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資本約束程度。2017年第三季度末,24家上市銀行平均資本充足率為12.7%,較上年末降低0.1%。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9.9%,較上年末降低0.2%。2018年1月,銀監會下發了《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明確了多個掛鉤資本充足率的指標,部分銀行近年來非標、理財、表外業務發展較為迅猛,受監管新政的約束,需要大量的資本補提,考驗銀行及時補充資本的能力。

2018年上市銀行趨勢展望

展望2018年,世界經濟整體有望復蘇,我國經濟形勢總體趨穩,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進展,防范和化解風險水平提升,上市銀行按照“穩中求進”的基調,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進一步增強。

一是規模穩步擴張,增速放緩至10%以內。2018年,實體經濟發展、消費增長升級加快和基礎設施建設投融資需求增加等因素將引致非金融部門貸款需求有所增長,這是支撐上市銀行資產和負債規模能夠保持繼續擴張的重要因素。

對于大型銀行來講,以往資產和負債規?;鶖递^高,2018年增速將延續2017年前三季度所表現的個位數增長;中小型銀行此前資產和負債的規模擴張較大程度上源于同業資產和同業負債的規模增長,但在2017年以來監管趨嚴的環境下,規模擴張的動能減弱,下一年,中小型銀行資產與負債規模增速預計將維持在10%左右。2018年將是中小型銀行規模增長進行動能轉換的關鍵年。

二是盈利能力逐步增強,凈利潤增速有望小幅回升。2018年,息差縮窄的趨勢難改,在利息收入仍然為營業收入主要來源的情況下,上市銀行盈利能力難以實現大幅提高,預計營業收入增速仍將延續低位增長。但2017年以來,上市銀行不良貸款率穩中有降,不良貸款余額增長趨勢有所控制,不良貸款對凈利潤的侵蝕有所緩解。2018年,預計上市銀行整體在完成撥備覆蓋率150%以上監管標準的基礎上,還能實現凈利潤在個位數范圍內的小幅增長。

三是收入結構優化,非息業務收入占比徘徊于30%左右。我國步入利率市場化以來,上市銀行在改變盈利模式、改善收入結構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非息收入逐年增長。2016年,上市銀行非息業務收入對營業收入貢獻度曾一躍邁上30%的臺階,但2017年以來,上市銀行在推進普惠金融的過程中,持續向實體經濟和消費者減費讓利,非息業務收入中占比較高的手續費及傭金收入較上年減少;再加上債券和資本市場波動、保險、資管、理財類產品監管規范、“營改增”推進實施等因素,代銷基金及保險、投融資顧問、債券發行與成效、對公理財、資產托管等業務收入的增長受到一定程度制約。

2018年,在政策和監管趨勢不變的情況下,非息收入占比預計將在30%左右徘徊。

四是資產質量壓力緩解,信用風險水平保持穩定。宏觀經濟復蘇跡象顯現,實體經濟基本面得以修復,銀行資產質量趨于穩定。2018年,上市銀行整體將延續不良貸款余額上升、不良貸款率下降的“一升一降”趨勢。從潛在信貸風險的角度上看,2017年前三季度,上市銀行平均關注類貸款金額較上年同期下降9.9個百分點,資產質量的壓力有所緩解;從處置存量信貸風險的角度上看,上市銀行通過資產證券化、債轉股等消化存量不良貸款的方式不斷優化升級,信貸風險得以有效管理和化解。

五是業務結構調整,財富管理、消費金融和小微貸款將作為三大引擎帶動上市銀行零售業務迎來新一輪增長。從客戶需求的角度上看,隨著國民收入和財富的增長,零售客戶的需求愈加多樣化、個性化,如何實現有效、精準而低成本地獲客,成為各家銀行在零售業務競爭中獲勝的關鍵。

從銀行業務角度上看,由于資本約束和信貸規模擴張有限的因素,銀行對公業務增長乏力;受央行MPA考核、銀監會“三三四”整改影響,銀行同業業務的大規模擴張受到制約,零售業務由于其占用風險資本較少的“輕資本”優勢,成為銀行資本充足率面臨較大壓力時的利潤增長點。2018年,財富管理、消費金融和小微貸款將作為三大引擎帶動上市銀行零售業務的新一輪增長。

六是金融科技大力推進,數字化轉型改變行員結構。金融科技正在不斷重塑上市銀行的經營發展模式和市場競爭格局。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將持續推動銀行數字化轉型,運用大數據技術洞察客戶,基于人工智能改善服務流程,運用云計算打造基礎設施平臺。金融科技將圍繞銀行業務的流程、渠道、獲客、平臺等方面,構建一個全新的金融生態圈,銀行網點和員工逐漸從“交易型”向“服務型”轉變。

2018年,上市銀行電子化替代率進一步提升,網上業務量和網下業務量的比例將接近1:1,柜面員工人數占比減少,科技開發、科技服務等崗位的員工人數占比將有明顯增長。

相關推薦

遗漏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 体育彩票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南京外汇配资公司 赛车345678必中技巧 北京快3金来6059。vip 山东11选5真准网 同花顺股票配资怎么配 河北11选5任六 青海快3投 江苏快三形态走势牛